欢迎访问平凉长安网!

焦点报道

当前位置:主页 > 焦点报道 >

揭开“爱心妈妈”李艳霞的假面具

时间:  2019-06-24 11:40
爱心,多少恶行假汝之名
 
揭开“爱心妈妈”李艳霞的假面具(上)
 
  李艳霞,对外常用名为李利娟,自称坚持20多年收养百余名孤残儿童,创办了河北省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被媒体称为“爱心妈妈”。6月19日至21日,李艳霞等16人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伪造公司印章、敲诈勒索、诈骗、职务侵占、故意伤害、窝藏案,在武安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从“爱心妈妈”到涉嫌多起犯罪的刑事被告人,相信这并不是人们愿意看到的结局。李艳霞之所以敢顶着“爱心妈妈”的光环为非作歹,个人私欲不断膨胀是根源,也与新闻媒体的片面报道以及行政部门的监管不力密切相关。《法制日报》记者深入河北邯郸、武安等地调查采访,推出组合式报道《揭开“爱心妈妈”李艳霞的假面具》,试图还原李艳霞真实的其人其事,敬请关注。
 
  ● 媒体记者都是慕名而来,当地官方从未邀请推介。一些媒体记者找到武安市相关部门时,都被告知不建议报道,因为李艳霞在武安当地名声不佳、争议颇多
 
  ● 李艳霞在武安市以痞著称、没人敢惹,“女痞子”是不少当地人对她的评价,政府机关、企业老板、普通百姓都是她讹诈的对象
 
  ● 爱心村被注销后,武安市民政局前任局长黄利斌被免职,此前两任局长及民政局其他数位官员受到处分
  
□ 本报记者 马竞 周宵鹏
 
  2015年5月,在某省级卫视一档知名访谈栏目上,李艳霞(又名李利娟)成为当期母亲节专题的主人公,不幸、眼泪、矛盾、执着、爱心成为访谈的关键词。
 
  遭遇不幸婚姻,与亲生儿子决裂,收养弃婴孤儿,变卖家产建起爱心村——面对电视镜头,李艳霞完整讲述了自己的故事,这期访谈内容成为她此后接受媒体采访的范本。
 
  就在节目播出的几个月后,有媒体在对她的报道中直接发问:是“大爱妈妈”还是“最出名的女痞子”?《法制日报》记者梳理发现,这是媒体上首次出现对李艳霞质疑的声音。
 
  然而,在媒体大量对李利娟收养孤残儿童的报道中,质疑的声音总是显得势单力薄,很快就被淹没在一片“大爱”喧嚣声中。
 
  宣传部门从未推介
 
  媒体记者慕名而来
 
  不幸的婚姻让她失去了一切,吸毒的丈夫败光了家产,甚至还将儿子贱卖,被她发现后赎回;与前夫离婚后开始收养弃婴,陆续有人将弃婴送到她家……面对媒体采访,李艳霞一次次用自己的故事,拨动着听者的心弦,赢得无数感动、赞美和资助。
 
  在讲述中,李艳霞说自己从1996年开始收养孤残儿童,但被媒体关注并获得“爱心妈妈”的称号,则是在她收养弃婴10年之后。
 
  曾长期跟踪报道李艳霞慈善事迹的邯郸市某媒体记者陈林卓(化名)告诉记者,李艳霞的出名纯属偶然。
 
  据陈林卓讲述,2006年5月,李艳霞乘坐火车带收养的病残儿童赴北京就医时,身边乘客听到她在电话里说去看病的不是自己的孩子,便与之攀谈起来,了解到李艳霞收养了10名弃婴后颇为感动,便打热线电话给《燕赵都市报》提供了这条新闻线索。
 
  随后,《燕赵都市报》驻邯郸记者站记者和陈林卓采访了李艳霞的事迹。2006年5月15日,《燕赵都市报》刊发报道《13个孤残儿童的母亲》,不足千字的文章描述了李艳霞收养弃婴的初衷和现状。
 
  正是这篇报道让李艳霞进入公众视野,此后包括央视在内的多家媒体对其收养弃婴的事迹都进行了报道。
 
  武安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这些媒体记者都是慕名而来,当地官方从未邀请。“一些媒体记者找到武安市相关部门时,都会被告知不建议报道,因为李艳霞在武安当地名声不佳、争议颇多。”
 
  “李艳霞在武安的口碑非常不好,我们本地媒体从来没有采访报道过她。”采访中,武安市电视台一位负责人说,在前来采访报道李艳霞事迹的媒体中,有一部分是她自己专门请来的。
 
  没有官方的推介并未阻止李艳霞慈善美誉的进一步提升。2006年底,李艳霞当选“感动河北”年度人物。记者注意到,2006年“感动河北”年度人物评选活动由燕赵都市报社独自主办。
 
  “首要选择标准是普通小人物,视角不能是官方的。”时任《燕赵都市报》新闻周刊部主任、“感动河北”活动评委李文河向记者介绍,候选人物提名无须经过地方文明办、宣传部推荐,而且活动只考虑候选人所做的事情值不值得宣扬,因此不会对候选人整体情况进行严格把关。
 
  “金钱曾改变她的生活,但真正改变她命运的是她遭遇不幸后升华的高贵情感,16个孤儿的‘爱心妈妈’,这个称谓使她达到了用金钱永远也无法达到的人生高度。”这是李艳霞经读者投票当选2006年“感动河北”年度人物后的获奖评语,作者是冠名赞助企业河北卓达集团时任总裁助理陈某。
 
  在李艳霞被誉为“爱心妈妈”后,10多年来媒体不断将目光投向她和她创办的爱心村,引发社会诸多爱心人士帮扶爱心村。
 
  “李艳霞很善于利用媒体,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她结交了不少媒体朋友,这些媒体也很乐意报道她的爱心故事。”武安市电视台这位负责人说。
 
  亲生子女谎称孤儿
 
  户口落在爱心村里
 
  “她对孩子们确实不错!”陈林卓在采访李艳霞时也被其深深感动,2006年至2008年左右被收养的孩子,他都能叫得上名。
 
  亮亮(化名)1995年出生在邯郸市涉县沙河村,两三岁时母亲出走,后来父亲得病去世,爷爷遭遇矿难离世,奶奶在他七八岁时病故,无人照顾的亮亮开始四处流浪。当他流浪到武安市时被李艳霞收养,如今已经结婚,家就落在了爱心村里。
 
  然而,与陈林卓的听闻不同,记者了解到的情况却令人瞠目结舌。
 
  2011年,李艳霞在鑫森铁矿矿井边上修建了现在的爱心村,取名“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她曾向媒体表示,自己当时已经入不敷出,于是卖掉别墅修建了爱心村,同年她被诊断患有早期淋巴癌,开始接受治疗。但据了解,现被关押在看守所的李艳霞经体检并未查出患有癌症。
 
  在李艳霞对媒体的讲述中,李某超是她收养的第一个孩子。然而,所谓被遗弃的流浪孤儿李某超其实就是李艳霞的亲生女儿。
 
  知情人告诉记者,李艳霞18岁时未婚生育了一个女儿,送给在武安三井巷居住的一对夫妇抚养,户口登记为张某,1983年3月10日出生。1996年,李艳霞与丈夫离婚后,将13岁的女儿要了回来,对外谎称是自己收养的孤儿,取名李某超,并将其出生时间改为1991年11月25日,又在爱心村登记了户口。
 
  2009年,李某超用张某的户口簿与何某登记结婚,婚后生下一子何某某。为了让李某超的孩子也享受孤残儿童低保和补助等待遇,李艳霞将何某某改名为李某烨,以孤残儿童的名义将其落户在爱心村,但仍与李某超夫妇一起生活。这段事实,被李艳霞向媒体描述为把孤残儿童“陪嫁”给李某超,让大爱延续。
 
  在李艳霞的爱心村里,她的亲生子女并非只有李某超一人。
 
  据了解,李艳霞生育过2子2女,分别为:1983年出生的李某超,户口在爱心村;1987年与前夫生育的儿子韩某;1999年与马某同居生育的儿子赵某,后以李某豆的名字落户在爱心村;2008年与许琪同居生育的女儿李某桢,户口登记在爱心村,对外称“从大桥下捡回来的孤儿”。
 
  隐瞒事实骗取低保
 
  爱心账户用来牟利
 
  李艳霞通过媒体对外宣称,从1996年收养第一个弃婴开始,22年间,她共收养了118名弃婴。官方消息显示,李艳霞的爱心村被注销时,村内尚有孤残儿童、婴幼儿71人,以及已成年的被收养者3人,另有3名儿童漂泊在外。
 
  令人震惊的是,爱心村里这些受到社会各界关注关爱,并且享受到落户、就医、入学、低保等诸多福利的孩子,并不都是李艳霞所说的被遗弃的孤残儿童。
 
  “上学可以上最好的学校,看病能得到医药费减免,政府还给补贴,这让一些孩子家长看到了机会。”知情人告诉记者,有些家长为了孩子上学、看病方便,主动将孩子送到爱心村,登记在爱心村名下,李艳霞会向孩子家长收取几千到1万元不等的费用。
 
  检察机关指控,2014年至2018年期间,作为爱心村负责人,李艳霞向武安市民政局、武安镇政府隐瞒事实,提供了23名与事实不符的申请低保人员信息,使武安市民政局为不符合申请低保人员办理了低保手续,又隐瞒3名享受低保人员已死亡的信息,骗取城镇低保金。经鉴定,李艳霞以这26人名义骗取国家城镇低保补助资金共计人民币568493.2元。
 
  上泉村知情村民告诉记者,这些年经常有爱心人士慕名前来,爱心村接受的社会各界捐助无数,现金、衣物、食品、药品都有,还有幼儿园的孩子专门捐出自己的零花钱表达爱心。
 
  2011年9月,李艳霞开通了名为“民建福利爱心村”的3个对公账号、对境外账号,截至目前共收到社会捐款、补助款折合人民币2149.7481万元。利用管理爱心村公用账户的便利,将公用账户资金转至自己的个人账户,也是检察机关指控李艳霞的一项罪名。
 
  “假借收养儿童移花接木、瞒天过海,哭穷装病,编造谎言、欺骗社会,李艳霞就是借助爱心村来掩盖她不可告人的目的,用假大爱骗取爱心、牟取私利。”当地村民说。
 
让孤残儿童充当敛财工具
 
揭开“爱心妈妈”李艳霞的假面具(下)
  
□ 本报记者 马竞 周宵鹏
 
  爱心村院子里停着两辆豪车,李艳霞的“丈夫”许琪黑着脸站在门口,一只手插在裤兜里,另一只手上,金灿灿的手表和粗大的戒指格外扎眼。
 
  另一边,李艳霞还在对来访的爱心人士滔滔不绝。忽然有人问起:“网上说你是骗子,你怎么看?”李艳霞愣了一下,回应的语气有些激动甚至哽咽起来。
 
  2017年,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迎来一队爱心人士和媒体记者,随着采访的深入,有记者感觉到李艳霞是一个讲故事的能手,她的另一个名字开始出现在报端:四霞子。
 
  相比身份证上的名字李艳霞,和为人熟知的李利娟,在武安当地,四霞子显然更有知名度。“四霞子就是武安本地最出名的女痞子。”多名当地受访者对《法制日报》记者说。
 
  暗度陈仓霸占矿区
 
  私刻印章骗取权证
 
  “如果后来没有收养孤残儿童,李艳霞会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对李艳霞颇有了解的邯郸市某媒体记者陈林卓(化名)告诉记者,她做生意很有头脑,在80年代末期就拥有百万身家。
 
  李艳霞是武安市城关镇南关村人,出生于中医世家,也曾在医院工作过,但脑筋灵光的她早早就走上经商之路。上世纪80年代,她将自家临街房屋改建成铺面,开店贩卖服装,也卖过汽车配件,生意越做越大,并就此发家。
 
  90年代中后期,离异后的李艳霞结识了武安市午汲镇上泉村村民张金洪(化名),继而在张金洪的矿区工作。说起这段往事,不少上泉村村民对记者说,已婚的张金洪和李艳霞在谈朋友,不曾想他将一头狼领进了家。
 
  “我管开矿她管钱。”采访中张金洪告诉记者,并未入股的李艳霞却逐渐掌握了铁矿区的主导权,并最终成为这个矿区的新主人,将张金洪“打出了矿区”。
 
  据张金洪讲述,这处位于上泉村西的铁矿区是他的父亲从村里承包下来的,本来是一座无证矿,但在李艳霞介入经营后,通过关系办下了采矿证,但证上写的却是她的名字。2005年左右,李艳霞结识了被称为许老大的包工头许琪,许琪带领团队负责矿上开采工作。之后,许琪将张金洪打了一顿赶出矿区,李艳霞霸占了矿区。
 
  据介绍,这处铁矿正式名为武安市鑫森铁矿,法定代表人现为李艳霞,其对这处铁矿拥有采矿权。
 
  武安市国土部门一位知情人向记者透露,当年武安市对所有无证矿予以取缔,在取缔李艳霞所在铁矿区时,政府部门的铲车不慎将其生产设备损坏,李艳霞以此要挟,迫使地矿部门为其办理了采矿证。
 
  按照张金洪所述,这处铁矿经营收益很高,开采时一天的资金流水有近10万元。不过在李艳霞接管铁矿后,几乎未再生产。
 
  除此之外,李艳霞还拥有位于上泉村口的河北省武安市白家庄村北铁矿详查项目探矿权,拥有多家企业和合作社,其法定代表人名字均注册为李艳霞。然而,案发后,武安警方在李艳霞处查获多枚伪造的各种专用章和公章,发现上述探矿权证纯系骗取。
 
  公诉机关当庭指出,警方在李艳霞住宅内提取出一枚标有“峰峰矿区峰四勘探注浆有限责任公司”字样印章,经鉴定是伪造的,这枚印章被李艳霞用于2011年办理武安市白家庄村北铁矿探矿权延续手续,从而非法保留了白家庄铁矿的探矿权。
 
  目前,上述探矿权证已被河北省国土资源厅依法撤销。
 
  此外,公诉机关指控李艳霞还伪造了“武安市午汲镇上泉村村民委员会”“北京医院诊断专用章”“安康精神康复专科医院病案专用章”等印章。
 
  横行无忌以痞著称
 
  讹诈对象不分官民
 
  看到李艳霞被警方刑拘的消息,2018年5月,家住邯郸市的顾某向武安警方报案,称他在2016年带领100多名农民工为爱心村垫资建楼房,工程总造价253万元,可截至2017年楼房装修入住,李艳霞仍欠其工程款133万余元,顾某向其讨要却遭到许琪殴打。
 
  顾某所说的楼房是爱心村内两层的综合楼,此楼建成于2017年8月,由香港爱心人士杨仕梅捐资287万余元修建。“这个楼连一块瓷砖都不用她(李艳霞)出钱。”上泉村一位村民告诉记者,当地的人都不愿意给李艳霞的爱心村干活,只有外地的不知道她底细的才会给她干活。
 
  “四霞子蛮横、无赖、霸道,村里的人都怕她,又恨又怕,在武安没人敢惹她。”在上泉村口和记者说这话时,开拖拉机经过的一位村民下意识地向四周看了看。
 
  相比上泉村,李艳霞在武安市的名气更大,以痞著称没人敢惹,身边都是“社会人”,“女痞子”是不少当地人对她的评价,政府机关、企业老板、普通百姓都是她讹诈的对象。
 
  “李艳霞沾谁讹谁,有个老头儿在她武安市里一处简易房后小便,被她发现硬是讹了3000元,在武安没人敢惹她。”武安市电视台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李艳霞在10多岁时就不上学了,开始在社会上与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不满20岁就未婚怀孕生子。为此,身为老中医的父亲与其断绝了父女关系。
 
  这位负责人说,李艳霞为人所知的是其建立爱心村收养孤残儿童,但她平时的生活重心始终没有在爱心村。“她在武安市有好几套房子,平时就想着挣钱。有时候媒体记者和爱心人士找到爱心村,她都不在,打电话叫她才过去。”
 
  2019年6月19日,武安市人民检察院对李艳霞等16人提起公诉,检察机关认为,“为达到非法目的,被告人李艳霞、许琪为首的恶势力犯罪团伙纠集多人采取威胁、欺诈等手段,实施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印章、敲诈勒索、诈骗、职务侵占等一系列犯罪行为,严重扰乱当地社会秩序,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应追究其刑事责任”。
 
  李艳霞等16人被控的7项罪名中,有5项与李艳霞有关。
 
  利用孩子实施敲诈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
 
  据了解,李艳霞实施敲诈勒索的法宝是爱心村的孩子,曾因电梯不稳讹诈某宾馆17万余元,继而又以药物过敏为由,讹诈某医院12万余元。对于这起电梯事件,记者从多方获知了详情。
 
  2013年6月,李艳霞在武安市某宾馆乘坐一部外挂电梯,其间电梯发生故障,随后电梯恢复正常,李艳霞走出电梯后前往宾馆餐厅就餐,餐后离开宾馆。此后不久,10多个十来岁的孩子来到宾馆堵门,声称李艳霞因电梯不稳造成腰部受伤。宾馆负责人赶忙看望李艳霞,并将其送医。
 
  据介绍,李艳霞在武安市某医院就诊的是内科,医院开了治疗胃病的药物。其间,许琪也来住院,与李艳霞同住一间病房,医院为其开了治疗高血压的注射药物。由于许琪就医过程中饮酒,医院就给他停了药,但停药后,李艳霞却表示医院将给许琪的药物输给了自己,造成药物过敏。纠纷发生后,又有多名孩子和社会人员到医院堵门。
 
  经过商谈,宾馆给了李艳霞17万元赔偿,医院给了12万元。在此过程中,宾馆、医院都没有报警。“他们对于名人有所忌惮,经不起折腾,害怕后续纠缠,因此不敢报警。”武安市一位媒体人透露。
 
  针对上述事实,李艳霞曾向媒体说,她因治疗尾椎骨骨折时输错药差点成为植物人。案发后,李艳霞家属对外称,宾馆和医院所付上述款项是宾馆和医院主动给予的损害赔偿。
 
  法庭上,多名被告人陈述,李艳霞带着孩子对施工项目进行敲诈,甚至让残疾智障儿童坐到基坑边、往基坑里跳、往施工车辆下钻,把孩子们置于危险境地而不顾。
 
  记者了解到,李艳霞带着孩子阻工的是位于上泉村口的高压塔施工项目,李艳霞认为施工项目侵占了其拥有探矿权的矿区。李艳霞此前提供的补偿明细表上写明,她要求补偿其勘查费2000多万元,并划拨50亩土地。由于要求得不到满足,李艳霞多次利用收养的孩子对项目进行阻工。
 
  时至今日,对于李艳霞收养孤残儿童的初衷是否因为爱心,我们不得而知。曾长期给予爱心村捐助的爱心人士李玲(化名)对记者说,“可以肯定的是,利益让李艳霞膨胀起来,她利用了孩子们,利用了媒体,也利用了社会各界的爱心,财富的轻松获得令她肆无忌惮”。
来源:法制日报
责任编辑:李 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