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平凉长安网!

政法文化

当前位置:主页 > 政法文化 >

远山有灯

时间:  2020-05-27 13:33
远山有灯
 
  □司彩霞
 
  女卫生员握着测温枪,往过路司机的额头上点了两次,来回往自己怀里揣了两次,还是没有显示数字。
 
  司机等不及了,两只手捂着耳朵屈身又将脑袋伸到了卫生员鼻子底下:能不能快一点。卫生员露在防护服帽子和口罩外面的脸颊冻得发紫,雀斑显得更加深沉明显,眼镜上罩着一层雾水。
 
  她再一次将测温器塞进怀里,耐心地解释:山上温度太低了,测温枪需要暖热了才能奏效,请您耐心等等,不然,您到房子里先暖和一会再测。
 
  司机嘴上嘟嘟囔囔地进到屋子里,将捂在耳朵上的两只手放下来罩在火炉上,嘴里丝丝地呼着冷气,口罩随着呼吸起伏。
 
  卫生员嘴里的房子,是位于她身后那间砖混结构六七平方米的小屋,名叫张沟石湾劝导站,海拔2100多米,距全市最高峰太统山高峰差约100米。隔过一道山沟,能看见直线距离不远处宏伟的雷达站。
 
  再远处,是各山头上的皑皑白雪。站点上日常温度比市区低三四度。
 
  疫情以来,平麻公路和出入麻武乡的疫情联防联控点,就是这个有地落脚的劝导站了,这里也是崆峒公安分局崆峒派出所的防控阵地。
 
  说话间,派出所的陈所长又拦停了一辆车,司机一边下车一边埋怨上山的路太难走,说都2月份了,城里的雪消得干干净净的,这路上还有冰溜子。
 
  其实,按他的说法,这条路是他常常要经过的,对路况还是比较熟悉的,只怕是,看见警察,他就是想埋怨几句。
 
  陈所长宽容地笑笑,对他说:非常时期,路上车少,不过您还是要开慢一点,有冰雪的路面不能急踩刹车,沿途也不要拉陌生人。
 
  临上车,司机回头嬉笑着说:嗨,36.5,温度合适的很,拜拜拜拜,你们辛苦啦!
 
  我作为分局疫情纪检督查组人员,第一次来到这个全区海拔最高的防控点,也是我待得最久的一个点。
 
  小屋里桌上半开的方便面桶里罩着一层牛油,我说你们赶紧吃啊,都凉透了。
 
  陈所长说,这刚泡了面准备吃,来了车就放下了。一个车得折腾半天,消毒、登记,问出入场地、出行目的、身体状况等等,几乎能形成一份全要素笔录了。
 
  陈所长一边说一边揭开火炉盖子,用火钳从炉膛里掏出来两个烤熟的土豆。来,尝尝,麻武土豆,土豆中的土豆。
 
  没忍住,我和同行一起分享了热乎乎的烤土豆。
 
  这个坐落在山顶上孤零零的小屋,有一张90公分宽的床,一张小桌,一个火炉,一个大水桶,墙根立着几箱方便面和一尼龙袋土豆。
 
  陈所长说,水是他们从附近村子里提来的,能保证日常饮用。乡镇干部、卫生所人员、劝导员,加上2名派出所民警,每天至少得5个人值守,每个人24小时。派出所总共6个人,除了在这里值守,还有所里的日常业务和辖区治安秩序的维护,人手就比较紧张,但是特殊时期,全局民警连机关人员都抽调到了一线防控,有困难,他们也必须克服。也多亏所里都是男同志,这15公里的山路,都开私家车上来,顺便把卫生所的女卫生员也就一起拉上了。乡政府卫生所里10个女的,轮流坐班,都不容易。
 
  同行说,市区两站、高速出口、国省道防控点上,各级慰问比较多,你们这比较偏远,我们来的时候也没有给你们带啥东西,还把你们的口粮瓜分了,实在不好意思。
 
  陈所长憨憨地笑道:可不能这么说,市区、国省道卡点,人员流动大,执勤人员比我们风险更大。有人上来解闷,就是福利。欢迎你们常来边远山区看望我们。
 
  临走,我们说,还有啥困难,回头给局领导汇报解决。陈所长说:你看么,吃住行,啥都没有问题了。
 
  随后,胖瘦高低不一,男女服装各异的几个人,站成一排,在寒风里,挥手向我们告别。
 
  一回头,挂在屋檐下的灯亮了。黄昏时分,有点昏暗,在空旷穹宇里,微弱单薄。
 
  拐过一个弯,小屋不见了,灯光不见了。
 
  车子在山里疾驰。司机说,明天又要下雪了。我说,下雪这路更难走了,也不知道他们明天咋上去。
 
  距离市区越来越近,空旷的街灯亮了起来。高楼里的每一格窗户也有了大片大片的光亮,许多人被封在家里,为抗击疫情做着努力,尽管过程有些无聊。
 
  我又想起麻武山上坚守的那一盏灯,还有许多亮在这个城市各个防控点的灯,许多亮在祖国不同角落,照亮夜归人前行的灯。
 
  我不知道其他几个人的名字,但我知道都是和我一样的普通人。不过是,彼时此刻,有的人正在享受着普通人的无聊,有的人正在奉献着普通人的崇高。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是全民参与的战“疫”,而你们,是冲在了最前沿的那部分力量!
 
  (作者单位:甘肃省平凉市公安局崆峒分局)
 
来源:人民公安报
责任编辑:郑玉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