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平凉长安网!

政法文化

当前位置:主页 > 政法文化 >

390个未接来电

时间:  2019-09-06 10:16
390个未接来电
  
杭州铁路公安处  刘禹彤
 
  那一夜发生的警事,每当想起都让人百感交集。
 
  15岁的女孩小颖(化名)长得明眸皓齿,笑起来两颗小虎牙、一个小酒窝,正是青春最好的模样。
  她的同龄人现在应该在狂补寒假作业吧,亦或早已进入梦乡。她却在正月十六的晚上10点,独自出现在了杭州东高铁站,身上没有身份证,也没有车票。
 
  我接到报警电话,连忙赶到现场。
 
  “你要去哪里?”“我要回昆明。”“你没有身份证怎么来的杭州啊?”“我有个邻居家的姐姐,我们一起坐汽车来的。”“姐姐人呢?”“去山东了,姐姐有事情,我就让她先走了。”“你父母呢?”“我从小就不和他们在一起,他们不管我的。我和外婆住在一起,外婆年纪大了,没有电话。”说完便进入沉默模式。
 
  听到这里,我心知又碰到一个缺少家庭关爱的孩子。
 
  随后半个小时,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费尽口舌,她才答应把母亲的电话给我确认一下。电话接通,对方对女儿独自外出不以为然,一口同意让她自己回家,还反过来劝我放心。“这母亲心真大,”我在心里嘀咕:“那你把身份证拍照发给我。”
 
  不一会儿,小颖的微信里发来一张身份证图片,我一看身份证上赫然写着2000年8月出生,仅仅比小颖大4岁。我很生气:“再说一遍,这个是你妈妈?”“是的呀,真的是。”“你妈妈叫什么?”姑娘停顿了一下:“杨孜茜(化名)。”看着她的表现,我越发确定这个人是她那个邻家姐姐。
 
  我重新拨回电话,用我生平最严肃的口气给对方进行了深刻、细致地普法教育。
 
  很快,对方败下阵来:“我不是她妈妈,我错了。”
 
  见我识破,小颖又开启了沉默模式。无奈,我拿过她的手机寻找线索,在通话记录里,发现一个没有保存的号码,竟然有390个未接来电。
 
  我拿着手机问她:“这是谁?”小颖咬着嘴唇不说话。我懂了,除了母亲和要债的,谁还会孜孜不倦地给你打一个又一个电话呢。
 
  电话接通,我才开了个头,电话那头就哭了:“我是她的妈妈,我女儿不见了,到处都找不到。”
 
  我花了5分钟,才让对方冷静下来,了解到事情的原委。
 
  原来小颖家里很穷,父母多年前便外出打工,一年也见不到几面,母女间的关系日渐疏远,自己打电话她从来不接。没想到大年初一,小颖竟然偷偷跑出去了,未留下只言片语。家人报了警,却因线索太少一无所获。
 
  母亲跑遍了当地所有地方,几天几夜都没有合眼,父亲外出找她时不慎手摔骨折。家人正打算把房子卖了,拿着钱去全国各地找。
 
  没想到在这个深夜,接到了来自千里之外的电话,告诉她女儿找到了。事情讲完,电话里传来一声长叹——高兴、激动,还有劫后余生的庆幸。
 
  听着电话,我仿佛看到了小颖父母在外打拼的辛苦和心酸,仿佛听到了母亲一遍遍打给女儿却无人接听时的担忧和煎熬,390个未接来电,该是多么深沉的爱啊。但是女儿错了吗?我只能默然,感情的事,哪有对和错那么分明。
 
  焦急的母亲想要赶来杭州,被我拒绝了,我答应她,一定让她女儿平安回家。
 
  正月十七凌晨,送小颖上车前我和她聊了很多,听她讲述从小到大的点点滴滴,也许是幼时和家人的温暖回忆被勾起,她对父母的抵触逐渐降低了。
 
  两点多,我把小颖送上了回昆明的第一趟列车,并嘱托乘警路上帮忙照看。上车前,她郑重地答应我:不乱跑,回家去和父母好好聊一聊。
 
  候车室的灯渐渐暗了,候车室东南角那个深蓝色警灯,越发明亮起来。
来源:法制日报
责任编辑:李 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