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平凉长安网!

政法文化

当前位置:主页 > 政法文化 >

一枚腰带扣见证同窗情

时间:  2019-07-10 15:06
一枚腰带扣见证同窗情
 
作者 李 阳
 
    我有一枚保存近30年的腰带扣,由警徽和金属构件两部分组成。蓝色的警徽被有机玻璃封住,丝毫没损坏,金属部分却已生出绿锈斑;卡皮带的六个锯齿,摸着依旧尖锐。
 
    上世纪90年代初,我考上黑龙江省大庆市人民警察学校。报到领警服时,适合我的女式警服暂时缺货,班主任周老师发给我一套男式警服,上衣比女式的多两个口袋、多一颗扣子,还算顺眼。警裤裤腰肥大,穿上直往下掉。我找了些别针别在裤腰上,再穿好多了。
 
    穿上新警服很兴奋,我和同学满宿舍串门或在操场上溜达。
 
    正在兴头上,忽然感觉裤子往下坠,我赶紧把两手插进裤兜,紧紧揪住裤子,脸上依旧若无其事云淡风轻。
 
    冲进宿舍,我上铺的大眼睛女孩正在叠被子。见我提着裤子火急火燎的样子,她忍不住笑了,就抽出自己的腰带递过来。
 
    刚认识,对方叫啥名都不知道,我怎么好意思?我想先自己想想办法,等熟悉一下周围环境,再去商店买一条腰带。
 
    “先系上,一会儿就集合了!”她说。
 
    “那你怎么办?”我问。
 
    她想了想,从枕头下拽出一条手绢往裤腰两扣之间一系,笑道:“妥了。”
 
    “咦,还有这操作?”我急忙说:“手绢我也有。”
 
    她摆摆手说:“借给你吧。我叫蒋丽,我爸是大庆警察。这种腰带家里还有,星期天回去拿就行。”
 
    接过带着蒋丽体温的腰带,我发现腰带扣上有枚闪闪发光的警徽,太牛了!我立即系到裤腰上,真结实啊。
 
    从此,我放心大胆、连蹦带跳地走路、跑操、军训,再也没“掉过链子”。
 
    那年春天的一个晚上,我和蒋丽一起去隔壁石油学校礼堂看电影。看完电影天已很晚,我俩被校园里丁香花的香气吸引,便又在石油学校院子里流连了许久。等我俩回到学校时,已过了熄灯时间。发现正门有值班人员盘查,我们只好从没灯的侧门翻进去。可就在我攀上大门跳下落地的一瞬间,忽觉腰间一松,我心里一惊:糟糕!
 
    没等我作出反应,一道手电筒亮光射了过来……啊,是值班的周老师!
 
    被批评教育后,我表示知错必改。
 
    等回到宿舍,我发现腰带扣锯齿咬合处的皮革划烂了。一时没啥办法,我只能一手揪着裤子再去办公室找周老师借剪刀。
 
    看到我的窘态,周老师找出剪刀,剪去那截烂掉的皮带,重新安装好。嘿,结实得很嘛!
 
    “记住,以后你们要堂堂正正走大门。”“是!”
 
    “立正,敬礼,向后转。”周老师喊着口令。
 
    “不对啊,‘你们’?!敢情,周老师已心知肚明是两人。”
 
    蒋丽如实向值班人员讲了晚归的原因,安全回到了宿舍。我谈到腰带被划烂的窘态,还被她戏谑了好几次。
 
    我第一次见到蒋丽的爸爸,是去她家玩。蒋叔叔大高个、浓眉大眼、特英俊,做了顿河南家乡饭招待我。他先在油锅里把猪肉白菜和西红柿炒到半熟,加水烧开,再往里搅面疙瘩。出锅后放醋、辣椒油、香菜末,没出息的我连吃了三大碗。
 
    没多久,我第二次见蒋叔叔是在太平间,他躺在冷柜里,满面白霜……因车祸去世的他才42岁。紧搂着蒋丽发抖的肩膀,我们瞬间长大了……
 
    毕业后,同学们分别回大庆、华北、胜利、江苏、中原、江汉等油田工作,大家经常写信、打电话、发短信、聊QQ、发微信,20多年来,通讯方式不断变化升级,我们联系没断、友情依旧。
 
    此刻,我迫不及待想跟蒋丽视频,给她看看这枚说是借却一直没还、我俩共用过的腰带扣,还有我珍藏的当年的领花、肩章、警帽。我好想在回忆中穿越时空,回到那个丁香花开的春天。
来源:人民公安报
责任编辑:李 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