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平凉长安网!

政法文化

当前位置:主页 > 政法文化 >

诗酒趁年华

时间:  2019-04-02 11:31
诗酒趁年华
 
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 赵青航
 
    前段时间,经历几件事。
  
    有位老友在一家规模较大的律师事务所里勤勤恳恳地给他师父当了3年助理和4年授薪律师,但依然感到前途渺茫,加上与师父的性格、理念不合,无奈之下选择跳槽,去了一家外贸公司。临走时他给我发了条微信:“还是得为自己多做些事,反正××律所就是这样的,它不会给你‘什么’,只有你自己成为一个‘什么’的时候,它才会把你当成一个‘什么’。”
  
    有位女同事之前休产假,她代理的一起十分棘手的案件由我替她跟进。再审审查听证结束后,我觉得自己发挥得挺好,已将我方主张的法律事实展示得比较清晰了。4个月后,女同事回来上班。9个月后,客户等不及了,焦虑地询问案件结果——对方的再审申请有无被驳回。在第13个月的某一天,客户把合同中约定的风险代理费预先打进了律所账户。谁知两小时后,她收到了法院决定提审的裁定书。按照司法惯例,案件一旦被提审,就有改判的可能,我们之前的诉讼成果就未必保得住了。
  
    我介绍一位做影视产业的老同学与小朱律师认识。很快,他俩达成了合作意向,在饭桌上斗酒。不一会儿,小朱就恍惚了,去了厕所。等了半天没见他回来,手机也不接,我们就到处去找他。原来,他和另一位客户在厕所里邂逅,便共赴隔壁包厢“把酒言欢”,20分钟内喝下半瓶茅台。在我把他送往最近的医院途中,他呕吐至抽搐,身上没有一处是干净的。那晚,我陪他在医院通宵输液,昏迷期间还不断说着胡话。
  
    年前,去徐律师办公室向她请教一个案子。当她解下围巾时,我惊讶地发现她的肩部有拔了火罐和刮痧的痕迹。我说:“最近确实潮湿,是该祛下湿。”她说:“倒也不是湿气,是我上周五中暑了。”我震惊不已:“冬天也会中暑?!”她无奈地笑道:“为了这个建设工程的案子,前段时间我都伏在工程部,没着家,吃得、睡得都不好,估计是太虚了……”
  
    这会儿,我请4个故事的主人公——老友、女同事、小朱律师、徐律师一起吃饭。大家围坐在一起,聊起了近况。
  
    老友说:“以前我的工作和实际的商业运作间隔着一道墙。针对客户抛来的问题,我费尽心机从一堆堆的法条中构建出一套体系,逻辑清楚地回答了,但我不知道客户为什么问这些问题,真正的商业考虑是什么,最终又是怎么处理的,我的意见起了多大的作用。我感觉自己只是在商业链条上用手轻轻碰了一下,然后又缩回去了。从做律师到放弃做律师,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我不后悔。目前的工作部分实现了我的理想,用自己的专业能力帮助公司作出决策。”
  
    女同事说:“有惊无险,虽然法院提审了,但经过开庭审理,合议庭最终还是采纳了我们的观点,驳回了对方的再审申请,律师费不用退给客户了,所以这顿饭我来请!”
  
    小朱律师说:“经历那次后,家里给我做了规矩,不敢再冒进喝酒了。我提供的法律服务,你同学很满意,我们现在改喝咖啡了!”
  
    轮到徐律师时,她笑得很舒心:“我晋升律所的高级合伙人了,也组建了自己的团队。更惊喜的是,我怀上二胎了!”
  
    诗酒趁年华,这时,掌声和欢呼声一同响起。
  
    我们说——我们接受执业路上一切的顺与逆,不松懈对事业的追求,不失去对生活的探索,铭记一份份刻骨的经历,记着来时磕绊之路,携手迈向已来的未来。
来源:法制日报
责任编辑:李 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