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平凉长安网!

政法文化

当前位置:主页 > 政法文化 >

一念天堂

时间:  2019-02-01 09:32
一念天堂
 
广东省汕头市公安局  郑莹
 
  云聪做完最后一页笔录,点击了确认。已经是晚上9点多。
 
  办完手续后,报案人向云聪连连称谢:“云同志,你真是任劳任怨,谢谢你们警方为我追回了被骗的款项,感恩感谢!”
 
  送走了报案人,云聪换上便服,在市局外面骑了辆共享单车,晃晃悠悠地骑回宿舍。一路上千家万户灯火闪烁,与路灯交相辉映,将云聪孤单的身影衬得越发落寞。
 
  云聪环顾周围,心中默然,“这千盏万盏的灯光,不知道何时才会有属于自己的那一盏。”
 
  毕业后,云聪来到这座滨海城市工作。父母身体不好,房价又蹭蹭地往上涨,云聪至今还没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虽然手底下办过的经济大案不知多少,涉案金额说出来都大得吓人,但是私底下,云聪的生活却一直清贫。
 
  边骑着车,口袋里的手机却已经着急地响起。
 
  云聪低头看看手机。是队里的电话。原来,队里有紧急任务,然而值班的老周却突然身体不适,打电话请求云聪代班。
 
  云聪此时还没吃晚饭,又累又饿,心里本来不大情愿。可是一想到老周平时对自己的关照,想到老周家里重重的负担,不知怎么地,那些想好的托词竟然一句也说不出口,心一软,就同意了。报告了值班领导,云聪又回到队里值班。
 
  是夜,母亲打来电话,父亲前几天身体不适,今天病势忽然转沉,县医院已经放话,他们医疗水平有限,这种重症病人他们管不了。现在,正打算转院来市中心医院……
 
  云聪心里一紧,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父亲身体一直不好,家里全靠母亲照料。父母一直舍不得拖累自己,老人家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轻易上市区来治病的。
 
  在心潮起伏中,云聪忐忑地值了一夜班。
 
  第二天早上,与同事交班后,云聪匆匆请了个事假,连忙赶到市中心医院。
 
  来到医院住院部,只见九楼呼吸科的床位全部住满人,连过道里也密密麻麻地安插满床位,目之所及,就是输液管,氧气瓶,医用口罩……云聪游目四顾,只见母亲正搀着父亲坐在过道边的一张椅子上,父亲手上打着点滴,脸色蜡黄,母亲手里撑着输液杆,斜倚墙边,整个人委顿不堪,看得出昨晚一宿没睡。
 
  云聪静静走到二老身边,一时间竟然不忍心惊动他们。
 
  还是母亲先发现云聪,老人家激动地一把抓住云聪的手。原来,父亲到市中心医院后,邻居大哥帮忙找了呼吸科住院部的郭医生,郭医生检查后觉得情况严重,本应住院治疗,可惜床位爆满。他俩再三恳求医生,终于同意让父亲先坐在过道里输液等待床位。
 
  云聪安抚了二老,匆匆跑到楼下为他俩张罗早餐。
 
  正买着早餐,母亲忽然打来电话,说刚刚有人出院了,空出来一个床位,可是医生说还轮不到云聪父亲,母亲让他赶紧上来帮忙争取下。
 
  匆匆要了几份早餐,云聪马上来到呼吸科住院部,医生跟他说床位已经给了其他人了。云聪争不过,又不好发作,只能安慰父亲再等下。
 
  这时,云聪手机响了,竟然是在办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家属打来的。该家属表示要云聪多多帮忙,多为该犯罪嫌疑人调取无罪、罪轻证据。话虽然说得隐晦,却露骨地表达了欲行钱财报答之礼。
 
  云聪冷冷地听着,突然伸手一按,把电话挂断了。
 
  新住进病床的病人症状很轻,脸色居然还不错。母亲找了医生半天,医生最后表示,没办法,人家关系硬,这个病床得归他……云聪的脸色更阴沉了。
 
  好不容易挨到下午,却不曾想父亲正输着液竟然又发起了高烧,老人家晕晕乎乎,精神十分不济。
 
  主治医生看了看父亲的情况,又看了看片子,知道病情严重。他结合检验报告,当即要求父亲转入ICU病房。云聪马上交齐了住院保证金,老人家终于住进了ICU病房。看着病房外其他病人亲属暗淡惨白的脸,云聪心有戚戚焉。这样一住就是8天,云聪一连补交了好几次住院费,钱很快用完了,看着快要刷爆的信用卡,云聪犯起了愁。
 
  隔着玻璃,云聪望着父亲痛苦的脸,身上插满管子,即便睡着了,依然皱着眉。他依稀还记得小时候骑在父亲背上,到处逛到处看,那时候,父亲宽宽的背承载了自己多少童年的欢乐和自豪。完全不似眼前这个孱弱的老人,而此刻只有自己,才能挽救他。
 
  云聪深深地看着父亲,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飞快地按下按键。电话是打给这几天老缠着云聪的嫌疑人家属的。
 
  还没等电话接通,突然,一只大手拍了拍云聪的肩头,云聪一惊,回头,竟然是支队长带着同事来了。
 
  电话那头还回荡着“喂、喂”的话音。云聪一回神,赶紧挂机收线。
 
  “小云啊,家里有困难,不要自己一个人扛着,一定要跟我们说,大家一起想办法,老人家一定会痊愈出院的。”支队长和蔼地说。
 
  政治处的同事给云聪带来了慰问金,还热心地为云聪爸联系安排了专家会诊。
 
  云聪看了看手机,还好,心中那个一闪而过的念头还来不及实施,那句不该说的话还没有说出口。
 
  云聪快步跟上同事们,涨红了脸大声说:“谢谢大家!”
 
  同事们笑笑地纷纷宽慰他。云聪只觉得心里一热,这群同事就像天使刚刚把他从悬崖边上拖回。他暗自庆幸。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云聪心里暗道好险,任何时候都要警醒,永远不要产生刚才那个危险的念头。
 
(原文链接:http://epaper.cpd.com.cn/szb.html?t=szb&d=20181203)
来源:人民公安报
责任编辑:李 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