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平凉长安网!

长安人物

当前位置:主页 > 长安人物 >

21年从警生涯专注一件事:扫黑

时间:  2020-07-21 12:54
21年从警生涯专注一件事:扫黑
 
  □本报记者 梁仁昌 通讯员 李超
 
  刘炜——福建省福州市公安局一名出色的“扫黑斗士”,因工作业绩突出,于5月22日被提拔任命为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副局长。可是,他还没来得及赴任就倒在了扫黑战线上。
 
  走进刘炜曾经战斗过的地方——福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扫黑大队,陈设简单的办公桌上放着厚厚的案卷材料、摊开的笔记本,还有来不及折起镜腿的眼镜……这一切还是4月29日中午的样子。唯有案头的水培绿植,因为添水不及时而显得枯萎。
 
  4月29日,正和同事研究涉黑恶案件线索的刘炜突发胰腺炎晕倒。70天后,7月10日凌晨,刘炜经抢救无效逝世,年仅47岁。
 
  择一事,钟一生。他的工作履历很简单,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毕业后就踏上刑侦岗位,21年的从警生涯里,他几乎只做了一件事——扫黑。
 
  “几乎每一起重大涉黑案件成功侦办都有他的心血”
 
  从警至今,刘炜自始至终奋战在大要案、涉黑涉恶以及严重犯罪案件侦办第一线。2004年扫黑大队成立至今,他累计组织、参与侦办各类涉黑涉恶案件200余起,其中部督案件10余起、省督案件60余起,带破各类刑事案件2600余起,将1500余名严重犯罪分子送上法律审判台。
 
  “作为刑侦支队扫黑大队大队长,福州几乎每一起重大涉黑案件成功侦办都有他的心血。”福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政委郭伟民感慨地说,“他对案件的剖析和侦查方向的把握专业、到位。”
 
  2018年1月,一名群众报案,称遭到某公司设套诈骗。“乍一看这可能是一起普通的民间借贷纠纷。”扫黑大队民警陈廷斌回忆,但经验丰富的刘炜在与报案人的交谈中敏锐地发现该公司存在设套诈骗、肆意垒高债务、非法占有房产等行为,其背后可能隐藏着一个庞大的犯罪组织。
 
  刘炜带领4名民警“住”进了会议室,案件涉及的卷宗、书证堆满了房间的各个角落,“每周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在加班,晚上能八九点下班都算早的。”
 
  前期侦查中,刘炜首先发现破案关键证据——该团伙涉案的重要书证,并摸清了该团伙的组织架构、运作模式,为统一收网奠定了坚实基础。
 
  2018年6月收网后,刘炜作为专案组负责人,每天为100余名专案组民警开“菜单”,列出预审、取证方案,直至案件进入稳步运行轨道。最终,警方先后抓获涉案人员75名,从中破获各类案件300余起,涉案金额9亿余元。
 
  这起案件是目前福建省破获的规模最大、涉案金额最多的“套路贷”案件,通过侦破这起案件打掉了4个涉黑犯罪团伙,也打响了全省侦办“套路贷”涉黑案件的第一枪,开创了全省以涉黑罪名打击“套路贷”违法犯罪活动的先河。
 
  “案子还没判,人却走了。”陈廷斌说,今年5月,住院的刘炜还关心这起案件的开庭审判情况。
 
  “看到他从备勤室出来,就知道他又工作了一通宵”
 
  忙碌,是刘炜生活的主旋律。
 
  民警徐耿浩打开扫黑大队的备勤室,指着刘炜最常休息的那张床说:“有时候我早上看到他从备勤室出来,就知道他又工作了一通宵。”
 
  “忙的时候,他一天得接数不清的电话。”扫黑大队民警黄起狮与刘炜共事近20年,“他是个名副其实的‘工作狂’”。
 
  2018年8月,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赴福建督导期间,各类线索暴增,“仅一个星期需要核查的线索就多达七八百条。”黄起狮回忆,每一条线索背后都可能是一起案件,刘炜都亲自过目并审核线索核查报告,“他常常在办公室坐下去就不起来,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
 
  在长达两个月的时间里,刘炜和战友吃住在队里。在2014年侦办以吕某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案期间,刘炜的女儿再三请求他回趟家看看,在家门口,扑进怀里的女儿哽咽地说:“爸爸,你已经好久没有回来了。”刘炜这才想起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回家了。
 
  直至今年病发住院,刘炜仍忙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收官之年的线索清零工作,办公室的案头上摞着厚厚两沓待审核的报告和案卷。在他的精心组织下,全市共核查黑恶线索5000余条,办结4000余条。
 
  忙碌,让刘炜顾不上身体亮出的“红灯”。战友常常会看到刘炜按着肚子强忍不适,忍不了就吃止痛药。打开刘炜办公桌对面的柜子,里面有各种止痛药、肠胃药。多年前,刘炜曾因胰腺炎住院3次,每次住院是他难得的休息时间。
 
  在最后住院期间和生命弥留之际,刘炜仍牵挂惦记着未完成的工作。刘炜曾坦言“选择刑警这条路,因为喜爱,一点不觉得累,唯一愧对的就是家人”。
 
  “他像陀螺一样转个不停”
 
  作为队里的“领头羊”,刘炜面对急难险重任务总是最先上、最晚走,冲在前、退在后。“他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干工作太拼了。”扫黑大队民警许焰道出了大家的心声。在大家眼里,刘炜是一个敢打敢拼的人,是全队的“尖刀利刃”。
 
  2007年,在抓捕一名藏匿在17楼的命案在逃人员时,刘炜毫不犹豫地腰系绳索从高楼滑降而下、破窗而入。事后,民警搜查发现当时歹徒放在枕头下的枪已经上膛。
 
  刘炜常说:“一线抓捕虽然充满风险,但作为一名刑警必须敢于迎难而上,绝不让犯罪分子逍遥法外。”碰到大案要案疑难案件,刘炜总是临危受命,连续作战,使命必达。
 
  在2008年侦办长乐一起黑社会性质组织案过程中,刘炜反复梳理研究,经过5天5夜连续攻坚,犯罪嫌疑人程某交代了所有犯罪事实;
 
  2009年5月,为侦办以高某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刘炜连续3个多月带队驻扎平潭开展外调工作,访问受害人、证人100余名,收集书证物证300余份;
 
  2009年冬天,刘炜带队前往河北承德抓捕一名涉黑案件首要嫌疑人,返程途中,突遇山区下大雪,被困30余个小时。为了不影响办案,刘炜和同事马不停蹄赶回福州……
 
  郭伟民心疼地说:“一个接一个的线索,一个接一个的专案,他像陀螺一样转个不停。”
 
  刘炜说他不敢停、不能停。他一停,整个专案组的工作就得停,案件的侦办进程就得停。
 
  “他的离去是福州公安扫黑战线的巨大损失”
 
  作为福建省扫黑专家库成员之一,刘炜能抓会审,能说会写。在同事眼里,刘炜就是一个“全能型选手”。
 
  “他是一个学习型领导。讨论案件时,他常常会讲出一些新下发的文件精神和外地的典型案例,供我们学习和参考。”徐耿浩回忆。
 
  “他经常对我们说,当一名专案的指挥员就像开车,把握好方向很重要,需要经验,需要敏锐,还需要法律素养。”徐耿浩说,在刘炜办公室里最多的就是法律书籍。
 
  2014年,得知自己发现、挖掘、经营后移交给区县公安机关继续侦办的兰某涉黑案件在一审判决中未被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他靠着对案件的了解和长期积累的法律素养据理力争,建议检察机关提起抗诉,并阐述了充分的理由。最终,检察院采纳了他的意见,提起抗诉,该案被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福州市公安机关共打掉涉黑组织33个、涉恶集团92个、涉恶团伙58个,刑拘九类涉恶人员7278名,破获九类案件4377起,打击数量与案件质量均居全省前列。
 
  这份亮眼的成绩单背后,刘炜发挥了无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冲锋在抓捕、预审的一线,牵头推行“队办合一”运作模式,推动建立健全符合福州实际的扫黑除恶线索摸排、举报奖励、“打伞破网”以及跨部门协作配合等20余项长效机制……
 
  “他再也看不到胜利收官的那一刻。他的离去,是福州公安扫黑战线的巨大损失。”同事们无限遗憾。
 
  刘炜走了,但他积攒了许多可复制的经验,培养了一批优秀的扫黑战士,为公安事业留下了宝贵的财富。正如他案头的那株绿植,根茎依旧充满活力,添满水,还能发出新芽、茁壮成长。
 
来源:人民公安报
责任编辑:郑玉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