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平凉长安网!

长安人物

当前位置:主页 > 长安人物 >

“莽子”法官宗云

时间:  2019-05-06 09:47
□ 法制日报全媒体记者 战海峰
 
    3月8日,星期五,是“三八”妇女节。
 
    这一天,对冉忠萍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按照计划,她和丈夫宗云下班后将会开启一场浪漫的贵州平坝“樱花之旅”。
 
    万事俱备,只要不出意外,下班就可以出发。
 
    下午1点,冉忠萍接到丈夫的电话,传来丈夫急促的声音“我在医院,我胸口痛”。当她赶到医院后不久,宗云的病情突然加重。随即噩耗传来,宗云经抢救无效去世,年仅49岁。
 
    后来人们得知,那天中午发病时,宗云正在办公室加班撰写判决书。判决书还没写完,人已经不在了。
 
    “莽子”是什么
 
    “他有个绰号叫‘莽子’。”宗云的同事黄红告诉《法制日报》记者。
 
    为什么叫“莽子”?要知道,在武隆,“莽子”有两个意思:一是坚持执著,二就是傻乎乎的。
 
    “因为我太聪明了,别人这样喊是想把我喊笨一点。”宗云曾笑着对黄红说。
 
    落实法官员额制后,作为副院长的宗云主动选择到最偏远的火炉法庭办案,每次办案都要来回折腾一整天。“不是法律科班出身却成了民事审判的专家,追老婆就追了3年,可不是又傻又坚定执著的‘莽子’吗?”院长段理华如是说。
 
    早些年在法庭工作期间,宗云时常骑着三轮摩托车或走路下乡办案,跑遍了辖区每一个村社,也曾数次历险。
 
    “他特别爱动脑筋,爱学习。1994年考进法院后在巷口法庭,成为助理审判员后就开始独立办案,那时候法官不仅要坐堂问案,还要主动调查。武隆大山多,交通不便,有时候出去一天,饭都没得吃。”老法官徐永青回忆道。
 
    “宗云不仅仅是办案,他案子办到哪,法治宣传就做到哪,办案的同时还做起了普法大使。”段理华对记者说。
 
    “与您一起办案、巡回审判,是我莫大的荣幸!”这是书记员戴翰林最想说的一句话。2017年8月15日,宗云驱车一个多小时到火炉镇梦冲塘村审理一起因农药中毒引发的健康权纠纷案件。顶着近40℃的高温,宗云与当地派出所、综治办、村社等干部一起查勘现场,在当地村委活动室进行了巡回审理,当地50多名群众听说法院副院长来审案,纷纷放下田间的农活,赶来旁听庭审。
 
    “或许是因为以前交通不便,他知道山区群众打官司有多难,始终牵挂着偏远山区的群众……”武隆法院民一庭庭长夏勇说道,“在他的领导下,我院民事审判工作一年更比一年好。”
 
    “莽子”也很“聪明”
 
    “我之前在南川法院工作,武隆与南川仅隔了一条白云山脉,但我完全没有预料到,武隆的送达竟有这么难。”武隆法院副院长李朝宾感叹。
 
    有着多年基层审判经验的宗云深知送达难、执行难的问题。他一直积极与政府相关部门沟通,历时3年建立完善了“人民调解、综合治理、便民诉讼”三网合一便民诉讼制度,覆盖全区每一个村社。现在,通过便民诉讼网络每年实现上门立案、协助送达、协助执行1000余件次,协助调解200余件次。切实实现了让群众少跑路、不奔波,在“家门口”化解纠纷。
 
    武隆法院第三人民法庭充分利用便民诉讼网络化解矛盾纠纷,连续4年年均结案率达96%以上,其中连续3年达98%以上,2018年被最高人民法院评为“全国法院先进集体”。
 
    面对破产重整案件审理零基础、零经验的现状,宗云果断牵头成立破产案件合议庭。
 
    初次接触破产重整案件的干警们有些疑虑,担心做不好。面对干警们的疑虑,宗云鼓励大家说:“不要怕,我们都是第一次接触破产重整案件,谁都没有经验,大家可以一边学一边做。”
 
    正是这句掷地有声的“不要怕”,干警们心里有了底。
此后,宗云带领合议庭成员从法律条文中找依据、向兄弟法院学经验、在实践中寻方法,主动向党委政府汇报,争取支持,历时3年,前后近百余次主持或参加各类协调会议,最终成功审结了贵尔达公司和通耀铸锻公司破产重整案件。其中,贵尔达公司破产重整是重庆法院首例各债权人表决组均通过重整计划的案件,通耀铸锻公司在重整后第一个月就实现盈利100万元。
 
    “在破产企业司法重整过程中,宗云同志不畏艰辛、不辞辛劳,让困难企业起死回生,自己鞠躬尽瘁,竭诚为民,却倒在了工作岗位上,死而后已!”武隆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马奇柯对宗云的离世深感痛心,这几年宗云为破产重整案件的辛劳付出,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中。
 
    “莽子”的人民情怀
 
    “宗云是法治社会和社会公平正义要求的践行人,是爱岗、敬业、为民的典型代表。”武隆区副区长、公安局长罗建国对宗云给予了高度评价。
 
    作为一名“本土”法官,宗云深知父老乡亲最缺什么、最需要什么。
 
    为维护落后山区妇女儿童合法权益,他领导成立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合议庭,切实将保护妇女儿童权益落到实处。该庭被授予“全国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先进集体”,也被群众亲切称为“秉公裁判的巾帼合议庭”。
 
    这些年来,随着脱贫攻坚的开展,农民经济收入增长。与此同时,农村的矛盾纠纷也日益突出。经过长时间的调查研究,宗云给出了自己的答案,那就是成立“易法院法治扶贫工作室”。
 
    3月8日上午,宗云把这份《重庆市武隆区人民法院关于建立“易法院法治扶贫工作室”的方案》提交给领导审批,眼看就要进入执行阶段,他却永远离开了。
 
    “宗院长永远与我们同在,我们将继续他的步伐,完成他未完成的事业。”同事张秋玲告诉记者,努力完成宗云未完成的事业,是大家的心声。
 
    段理华告诉记者:“宗云提到要把法院工作的触角延伸到最基层,除履行法院工作职责外,还要把这个点建成一个法律课堂,给老百姓、村社干部上课,把法院工作与‘枫桥经验’相结合,尽最大努力化解当地的矛盾纠纷。”
 
    宗云做扶贫工作已有些年头,近几年,他帮助赵家乡香房村的5个贫困户实现脱贫目标。
 
    山路崎岖而漫长,来回一趟就要3小时。一次周末扶贫,宗云开车在山路上发生了交通事故,他自己掏钱修车花了1万多元。这事直到他去世后,大家才从他家人口中得知。
 
    “莽子”的“樱花之旅”
 
    宗云和冉忠萍有一个约定:互不干涉工作,回家之后不谈工作,只谈生活和感情。
 
    宗云离世后,冉忠萍万分后悔自己当初和丈夫立下这个约定。
 
    “我好后悔!为什么不让他回家释放压力!为什么不催促他去体检……”说到这里,冉忠萍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
 
    在冉忠萍的记忆里总有这样的画面,宗云拖着疲惫的身躯下班回家后躺在沙发上休息,自己做好饭菜叫宗云吃饭时,而宗云早已在沙发上进入了梦乡。
 
    宗云和冉忠萍是高中同学,工作后,宗云花了整整3年才追到她。冉忠萍说,当时选择和宗云在一起正是被他身上那种坚持的品质所感动。
 
    他们俩的女儿去年获得了去日本交流学习的机会。出国前夕,宗云叮嘱女儿:“一定要遵守当地的法律,千万别给中国人丢脸。”
 
    在宗云离世前一个周末,宗云告诉冉忠萍说想去日本看樱花。“他就是想女儿了。”说到这,冉忠萍的眼泪夺眶而出。
 
    宗云告诉妻子:“我没时间去,但你可以请假和闺蜜去日本看看我们的女儿、看看樱花。”
 
    “我只想和你一起去。”冉忠萍向丈夫撒娇。
 
    “那只有等我退休以后喽。”宗云笑呵呵地说。
 
    冉忠萍点头说:“等你退休了我们就背着相机,带着外孙四处旅游,随时都可以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日本太远,我们可以选择一个近一点的地方看樱花。”两人一拍即合。
 
    于是,夫妻二人计划3月8日下班后,就近去贵州平坝来一场浪漫的“樱花之旅”。但随着宗云的离去,“樱花之旅”也化为了泡影。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责任编辑:李 婷